大银幕诠释新时代科学家精神 严东生传记电影诗

好莱坞著名明星 2019-08-06 20:51:31
网址:http://www.szjinanzs.com
网站:加拿大28技巧

  1946年,他赴美留学。三年后,他在伊利诺伊大学以全A成绩获得陶瓷学博士学位,被授予4个荣誉学会“金钥匙奖”。毕业后,严东生受邀留在伊利诺伊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员,继续从事陶瓷等无机材料研究。

  近年来,习总书记对弘扬爱国奋斗精神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广大知识分子要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1949年,当刚刚获得伊利诺伊大学博士学位的严东生得知新中国建立的消息,他的同学殷之文回忆“当时严东生就决定带头回国了。”他说,“在建立新中国时,我们没有出什么力,现在建设新中国的时期已经到来,没有理由再留在美国。”于是,他毅然放弃国外优越条件,冲破各种阻挠,投身新中国科技事业建设,以实现自己“矢志科学,许身报国”的心愿。

  燕京大学的校训是: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追寻真理,才能真正获得自由,而最终目的,是要“服务人群,服务社会国家”。这也成为严东生先生一生的注脚。1939年大学毕业时,严东生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获得燕京大学唯一的金钥匙奖。

  赴美留学前,严东生在英国独资的唐山开滦煤矿耐火材料厂任总工程师。工厂看重他,与他签订合约,在他留学期间保留职务,并且每个月发放半薪使他能够供养母亲、照顾妻子儿女。如今,煤矿易主,但对严东生来说,协议就是协议,归国的最初几年,他履行约定在开滦煤矿工作。

  【严东生传记电影《诗与线年,瑞士日内瓦欧洲核子中心向上海硅酸盐研究所颁发CMS晶体奖。严东生未能前往瑞士参加颁奖典礼,他在上海通过视频电话,用流利的英文发表了获奖感言。

  最终,他提前一年完成项目,实现了我国晶体在国际重大科学工程项目的首次应用。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7月29日,北平沦陷,清华大学被迫南迁。严东生为了照顾身体虚弱的母亲,决定留在北京,跟随恩师张子高教授转学到燕京大学化学系。

  据悉,《诗与线我的电影党课”活动、中国科学院党员教育基地教材、上海市科技系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必修课等。主办方还将组织电影进高校、进科研院所、进科技园区、进科普场馆、进中小学校园,安排公益播放,并计划在“学习强国”等网络平台、新媒体平台上推出。此外,主办方将召开主题座谈会,探讨如何更好继承和发扬老一代科学家艰苦奋斗、科学报国的优秀品质,弘扬新时代科学家精神;召开学术研讨会,研究讨论科学家传记文本创作,为继续拍摄上海著名科学家影片提供经验。

  严东生的一生是爱国的一生、奉献的一生,影片中展现出严东生的精神品格,为读懂爱国奋斗精神和新时代科学家精神提供了典型范本。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习总书记对上海作出“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指示要求五周年,有关部门将结合《诗与真》的首映和后续宣传推广,策划开展系列宣传教育活动,通过弘扬老一辈科学家追求真理、坚定信仰、家国情怀、科学精神,展示科学大家精神的当下传承,勾勒上海科技创新精神群像,激励和鼓舞全市科技工作者、广大知识分子自觉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努力建功立业新时代,为加快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增强科技创新策源能力贡献智慧和力量。

  为深切缅怀严东生,学习他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平和谦逊的处事态度,传承他德馨品高的大家风范、献身科学的大师精神,为推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加快推进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进一步振奋精神、凝心聚力,2017年2月,在上海市委有关部门、上海市科技两委指导和支持下,上影集团上海东影传媒有限公司创作团队启动严东生传记电影的拍摄工作。电影历经两年多时间摄制完成,通过大量的影像文字资料和嘉宾采访,记录了严东生一心报效祖国、致力科技改革、推进国际合作、无私奖掖后学等典型事迹,多维度呈现了老一辈科学大家的崇高形象、伟大精神和高尚品格。

  上天给一个人使命,其实是赋予他对某件事真实的欢喜,成痴成瘾。他曾说,生命从六十岁开始,而在庆祝他九十岁生日的学术研讨会上,他又说,人生到了九十岁,才走了一半。

  到了1977年,严东生已经59岁,按照通常的人生剧本,他可能会逐渐淡出自己的事业舞台。正因如此,1977年他出席的那场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对他自身而言,对每一位中国知识分子而言,都是改变命运轨迹的重大事件。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果断决策恢复中断十年的高考制度,并强调我国知识分子的劳动者身份。

  这在他一生收获的众多荣誉当中,并不能算分量最重的一个,却已足够让人惊叹,毕竟这位首席科学家,当时已经九十岁。

  离境手续被美国有关当局拖延了几个月。1950年初夏,严东生终于登上“威尔逊总统号”从美国启程归国。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严东生是中国当代无机材料科学的重要奠基人、著名材料科学家、杰出的科技工作领导者、优秀的教育家,曾任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副院长、主席团成员、化学部主任,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化学与工业研究所所长等职。严东生毕生致力于材料科学研究事业,在高性能无机材料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方面取得了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科研成果,为我国科技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

  时间回溯到1982年,丁肇中找到时任上海硅酸盐研究所所长的严东生,他需要12000根大尺寸、性能优良的BGO晶体。这些晶体,将在全球十余个国家、五百多名科学家共同参与的高能物理试验当中,成为高分辨率探测器的核心部件。

  1918年2月,严东生降生在一个工程师家庭。六岁半那年,他的父亲严治在京汉铁路工程师任上,突患伤寒离世。严东生的母亲是毕业于杭州女子师专的大家闺秀,当年嫁入严家,正是因为敬慕严治以土木建筑专业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北洋大学堂。严东生承袭了父亲的风格,在崇德中学的六年,他拿了六个第一名。在中学求学期间,严东生已经对化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深受科学救国思想的影响,坚持报考清华大学化学系。

  新民晚报讯(记者 马亚宁 郜阳)今天下午,由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中国科学院直属机关党委、市科技工作党委、市科委、市科协、中科院上海分院、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上海电影集团科教电影制片厂共同主办的严东生传记电影《诗与真》首映仪式在上海科学会堂国际会议厅举行。首映式上,跨时空对话《道是无机却有情》和情景诗朗诵《薪火》,演绎出严东生先生的精神品格,更展示了科技工作者学习弘扬老一辈科学家崇高精神品质。市科技系统单位的领导和中青年科技工作者代表等400余人参加了首映活动。

  严东生学识渊博而治学严谨,每一期《自然》杂志和《科学》杂志都认真阅读并用英文做读书笔记,署上他名字的每篇文章,他都会一字一句亲自修改,包括标点符号。他淡泊名利、甘当人梯,虽然领导的项目众多,但到最后获奖名单中,他或者不出现,或者放在最后。他诲人不倦、奖掖后学,用自己的科研奖金成立了严东生助学奖学基金,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截至2018年共资助和奖励了271名优秀学子,在高温结构材料、高温涂层、陶瓷物理化学和快离子导体、纳米材料科学等学科方面为祖国培养了一批学科带头人。

  美国、法国和日本的科研机构同时参与了激烈的竞争,虽然最终项目任务书花落中国,但严东生必须带领团队在五年之内,完成此前世界上从未有人实现过的“极限挑战”。

  在伊利诺伊时,严东生与华罗庚、殷之文、刘静宜等一起参加中国科技工作者协会美国分会的伊利诺伊大学支会。每两周,众人在华罗庚家聚会,谈论时局、阅读进步书刊报纸、公开发表爱国演讲。得知新中国建立的消息,殷之文回忆“当时严东生就决定带头回国了。”

  1956年,年仅38岁的严东生作为最年轻的成员,参加了由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元帅主持的我国第一个十二年科学技术长远发展规划的制定,与三百位各个领域的科学家齐聚北京,在友谊宾馆工作了六个月。

  1962年初,严东生参加了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主持的“广州会议”,随后参与了十年科学技术规划的制定工作。

  回国后,严东生以敢为人先、勇攀高峰的创新精神,在中国材料学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时刻都能牢牢把握住发展机会,并让中国科技力量登上世界舞台。50年代,他投身耐火材料研究,为重振钢铁工业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60年代,他调整研究所科研方向,开辟了新的研究领域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70年代,他组织并指导陶瓷相平衡研究,为导弹“穿上外衣”。80年代,他领导部署新型无机闪烁晶体材料研制,使中国成为国际无机闪烁晶体材料的研发中心。90年代,他敏锐觉察纳米材料研究趋势,促成国家对纳米材料领域研究的关注与投入。

  他的一生,是遭遇真理,与真理合二为一的过程,是坚守科学报国信念,让理想照进现实的过程,是我们所处时代的史诗,以平实却又崇高的科学精神,燃亮灯盏。